本宝宝怎么这么可爱

【超蝙】告白被拒所引发的问题 08

三声浪笑:

summary:超人向蝙蝠侠表白被拒之后,克拉克·肯特在宴会上邂逅了他的梦中情O,但在大众眼里弯成蚊香的布鲁西宝贝其实是个钢铁直男。


 


可能的雷点:ABO双A,身份梗,单恋,私设多


 


轻松向甜饼,如果一定要说哪里苦那一定是超人心里苦








52.


 


小记者僵硬地坐在副驾驶上,两腿并拢,手撑着膝盖,看起来就像是期末考砸正在挨训的小学生。


 


“别这么紧张,克拉克。”布鲁斯发动了车子,故意转头对着他舔了舔嘴唇,“我又不会吃了你。”


 


就算你想吃也嚼不动啊。自知口感极差的小记者低着头,不安地问:“布鲁斯先生,您对报道有哪里不满意吗?”


 


“今天早上我收到了世界光头协会发来的律师函。”布鲁斯笑眯眯地踩下油门,“顺便一提会长是莱克斯·卢瑟。”


 


“……”克拉克在这骤然的加速下后脑砸到了椅背上,他赶紧转头检查椅背有没有被撞坏。


 


“他来信严厉指责了我歧视秃子的言论。”布鲁斯夸张地摊开手,“天地良心,我可没有歧视秃子,我只是歧视他长得丑。”


 


“我……我很抱歉……”小记者紧紧抓着车门上的把手,“但请你开车的时候至少握着方向盘!”


 


布鲁斯用一个弧线优美的漂移证明了自己的车技,克拉克的头又“砰”的一下撞在了车窗上,他惊跳起来扒住玻璃寻找可能的裂痕。


 


所幸韦恩的豪车并不是徒有其表,其坚硬程度足以抵抗氪星脑门不那么强烈的撞击。


 


克拉克松了一口气,默默悬浮起来离座垫半毫米,把自己整个都挂在把手上以防下次转弯或刹车时不小心撞烂了任何一件东西:“我很抱歉使用这种引起误会的标题,我会在明天的报纸上对此发表声明。”


 


“不不,你不需要这样,我觉得你写得挺好的。”布鲁斯行云流水般连超四辆车赶在绿灯的最后一秒冲过了线,“看完之后我有种自己当选世界和平大使的错觉。”


 


克拉克听出了他语气里微妙的讽刺,不敢应声,缩着肩膀腹诽:我是怕把标题换成“哥谭和平”我就得一天五六趟飞过来接住被阿卡姆越狱犯从韦恩大楼顶端扔下来的你了,记者工作和超人工作同时加班人干事。


 


好在布鲁斯并没有对这个多做纠缠,只感叹道:“我看了你们星球日报近几年的报道,不得不说,真是和平啊。哥谭记者可没你们这么好命。”


 


克拉克苦笑着摇摇头:“隔三差五被外星人入侵可算不上什么和平。”他抬起头直视着韦恩的侧脸,郑重的问:“布鲁斯先生,您买下星球日报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嗯?”布鲁斯挑起眉,甩给他热情洋溢的一瞥,“当然是为了你呀,记者先生。”


 


“我很有自知之明,韦恩先生。”克拉克指出,“况且你说过我并不在你的守备范围之内。”


 


“我什么时候说的?”布鲁斯试图装傻,在接收到对方的瞪视后只好讨饶道,“好吧好吧,真是怕了你了。”他从座椅底下抽出来一份星球日报扔到他身上,“这张照片实在太难看了,我可不能由着你们报社这样破坏我的形象。”


 


头版上布鲁斯咧着嘴,一排白牙十分抢镜,眼睛也半眯着,眉毛拢在一起,五官十分戏剧化的整合成了一个完美的皮笑肉不笑。就算克拉克戴上十米厚的alpha滤镜,也没法替自己那位负责排版的同事辩驳一句。


 


“这,很……”从不说谎的克拉克吭哧了几下,实在吐不出赞美的话来,只好先撇清关系,“这不是我选的。”


 


“我知道。”布鲁斯突然转过身一只手拍在他的椅背上,把他整个人圈在了怀里,低缓地说:“你的报道中有三分之二的篇幅是在赞美我的魅力,这么热情的告白就算是我也有点招架不住。”


 


真丝衬衫的扣子掉了两颗,衣领敞开着,从克拉克的角度能瞄到其下胸膛的曲线,他赶忙移开视线,又对上了总裁专注的目光。


 


“布……布鲁斯先生……”克拉克无助地紧贴着靠背,为他在阴影中显得幽深的瞳色而头晕目眩。


 


布鲁斯挂着好整以暇的笑,温热的鼻息喷在他的侧脸:“嗯哼?”


 


“您……请您……”小记者哆嗦着嘴唇,从嗓子眼里挤出一声气若游丝的尖叫:“看前面啊啊啊啊啊要撞了!!!”


 


53.


 


刺耳的刹车声过后兰博基尼险之又险地停在了路边。克拉克装作因为惯性而向前倾身又摔回座位,既没有撞到挡风玻璃也没有撞到靠背。


 


布鲁斯的额角磕到了方向盘,他揉了揉脑门上的肿块,抱怨道:“都是因为你让我分心。”


 


这也怪我?!!被椅咚还被甩锅的克拉克迫于老板的淫威咽下了满肚子的委屈,松开把手让屁股重新坐到实处。


 


“所以作为补偿,今天的一切活动都得你请。”布鲁斯理所当然的说,“现在先去吃饭。”


 


54.


 


“布鲁斯先生,我很乐意请客,只不过我请得起的食物大概不会合您的胃口。”


 


这就是为什么韦恩总裁会坐在M开头的快餐店里。


 


但他本人似乎并没有感到不自在,非常熟练地点了套餐之后就找了个座位坐下,甚至和善地朝那些偷看他的路人挥手。


 


克拉克取好餐走过来,好奇地问:“您常来这里吃?”


 


“不。”布鲁斯慢悠悠地拆开包装纸:“阿福在心情好的时候会同意照着这个菜单给我儿子做午餐。你知道的,孩子们总是不太乐意乖乖在学校食堂吃饭,而迪克又不想显得太高调。”他咬了一口汉堡,实事求是地说:“比这个好吃。”


 


“为什么你会知道你儿子的午餐味道……”


 


“小孩子可不能摄入太多热量。”布鲁斯用叉子把汉堡里夹的蔬菜挑出来拨到一边,“作为一个称职的父亲,我有责任帮他分担一些。”


 


“嘿!你怎么能把生菜扔掉!”克拉克震惊的说,“生菜和奶油的结合是整个汉堡的精华!”


 


“炸鸡才是精华。”布鲁斯顺走克拉克托盘里一个散发着香甜气息的点心,“这是什么?”


 


“香芋派。”


 


布鲁斯狐疑地看了他一眼:“香芋派是芋头外壳包盐水蔬菜馅,而这个明显是甜的。”他小心地尝了尝,满意地眯起眼:“还不错。改良过了吗?”


 


克拉克迟疑了一秒,还是据实以告:“香芋派一直就是这样的。”


 


“……”


 


“管家先生大概是为了您……啊不对,您儿子的健康着想。”克拉克好心地为管家解释道。


 


溜进厨房偷吃养子午餐的模范父亲发现自己完全没有立场指责阿尔弗雷德对菜式的“自由发挥”,只好愤愤地把派啃得咔嚓响。


 


克拉克憋着笑,把杯装热饮推到他面前:“我自作主张地帮你把原本配餐的可乐换成了香蕉牛奶。”


 


布鲁斯蹙起眉:“听起来像是女孩子爱喝的东西。”


 


“这个人气很高的。”事实上因为太甜了基本无人问津。


 


布鲁斯这才就着吸管喝了一口,被烫得嘶嘶吸气,他把盖子揭开,矜持地评价道:“一般般。”


 


克拉克从他放着光的眼睛得出他其实对这杯甜得发腻的饮品很满意的结论。


 


“咳……你平时都是喝咖啡的,可能确实喝不惯这个。”克拉克一脸正直地说:“但浪费食物是不好的行为,你已经浪费掉生菜了,不能再浪费一杯饮料。”


 


布鲁斯转着眼珠子思考了一会儿,也严肃地回答:“说得对,不能浪费。”


 


然后他就挂着嫌弃的表情把香蕉牛奶喝得一滴不剩,末了还意犹未尽地舔掉了唇上的奶渍。


 


克拉克盯着他烫得发红的舌尖,走神地喃喃:“人类摄入糖分过多会让信息素变甜吗?”


 


“什么?”


 


“啊,没什么。”克拉克指了指自己的嘴边,“你这里有面包屑。”


 


布鲁斯用食指蹭了一下嘴角:“还有吗?”


 


“位置错了。”克拉克叹了口气,伸手用纸巾帮他擦掉了那点汉堡残留物。


 


布鲁斯怔了怔,他看看纸巾上沾染的污迹,又看看对方镜片下温柔的蓝眼睛,突然哼笑一声,一把抓住了那只欲收回的手腕。


 


“布鲁斯先生?”克拉克惊讶地看着他。


 


“剧本可不是这么写的,小记者。”布鲁斯把他前一拽,克拉克不得不站起来几乎整个人扑到了桌子上,两人的鼻尖相距不过一公分。布鲁西宝贝微侧着头,用轻缓而微哑的声音说:“你应该凑过来吃掉我嘴边的面包屑,然后顺势给我一个热辣的法式深吻。”


 


克拉克瞬间从脸红到了脖子根,嘴唇翕动着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布鲁斯欣赏够了他手足无措的样子,这才轻笑着放开了他,一派闲适地靠到椅背上,语气平淡:“而我会让人把你绑上石头沉进哥谭湾。”


 


“…………抱歉。”克拉克老实地并腿坐正,“我只是顺手,没其他意思。”


 


布鲁斯状似疑惑,“其他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都没有!”


 


“那你紧张什么?”


 


“我……”克拉克哽住了,从喉咙里发出可怜的呜咽。


 


一颗子弹擦着他的耳尖嵌进墙里,他们身边的落地窗应声而碎。


 


布鲁斯反应极快地抽出托盘挡住倾洒而下的玻璃碎片,另一只手拖着呆住的小记者塞到桌子底下,自己也蹲下身躲了进去。


 


克拉克迟钝地摸了摸耳朵,惊恐地看向旁边抱着头的总裁:“韦恩先生?!你请的人连雇主也一起打?”


 


“不是我请的。”布鲁斯斜了他一眼,“我当然不会做犯法的事,我还指望着今年能拿优秀市民奖呢。”


 


克拉克在记者本能的驱使下问道:“哥谭优秀市民的评选标准是什么?”


 


“一年之内无犯罪记录。”布鲁斯说,“扰乱治安也算。”


 


“……”果然是哥谭特色。


 


克拉克掏出随身携带的笔记本记录下这个信息,还没把本子合上,就被人一脚踢中了肩膀,钢笔顿时脱手摔出好几米,墨水洒了一地。


 


“哟,瞧瞧这里有个眼镜男。”莫西干头的小混混鄙夷地高声叫嚷,“长这么大块头还跟只缩头乌龟似的,哪里来的窝囊废!”说着用力拽着他衣服想把人提起来,脸都憋红了,硬是没提动。


 


克拉克还在心疼那支省吃俭用一个月才买到的名牌笔,他委屈地挣了一下,小混混一个没站稳扑倒在地,手摁上了碎玻璃,被扎得惨嚎一声。


 


“怎么回事?”一个光头上纹了诡异图案的肌肉壮汉端着枪走进来,凶恶地扫视一周:“全都给我抱头蹲下!”


 


客人们惊叫着照做,克拉克瞄了一眼没动弹的布鲁斯,心想他刚才蹲得可真熟练。


 


小混混捂着手爬起来,哭丧着脸:“大哥,这眼镜男是个硬茬!”


 


物理层面来说确实很硬的小记者眨了眨眼。


 


光头男朝这边走过来,中途一脚踩碎了躺在地上的钢笔。克拉克盈着满眶热泪,怨恨地诅咒了世界上所有的秃子。


 


“就是你小子?”光头男揪起他的衣领,狞笑着说:“胆子挺大,你以为你是超人吗?”


 


超人本尊悄悄悬浮着以便对方能顺利把他拎起来,面上是和其他客人如出一辙的惊慌:“你想干什么?”


 


光头男显然很享受这些恐惧的目光,他手臂上肌肉鼓胀,扬手把克拉克甩了出去:“没本事装什么英雄。”


 


克拉克悬停在空中反应了零点几秒,才顺着力道划过一道弧度标准的抛物线,不太重地跌在地上,还滑行了半米,带倒一地桌椅。


 


完美。小记者给自己打了满分,面朝下作昏迷状。


 


有几个女孩已经轻轻啜泣了起来。光头男用枪指着店员的头,命令道:“把钱都交出来。”他又朝三三两两扎堆蹲着的顾客抬了抬下巴:“你们也是。”


 


店员颤抖着打开收银箱,其他人也纷纷掏出皮夹扔到前面,小混混提着个大袋子挨个去捡钱包。


 


“对面就是银行,他们为什么要和快餐店过不去?”


 


克拉克听见有人在他旁边嘟囔,下一刻就有只手拍上了他的脸颊:“记者先生?你的职业操守就是在重大新闻现场装晕?”


 


“我有在用手机录像。”克拉克睁开一只眼睛,小小声地说。


 


“哇哦,这可真是个聪明的选择。”不知什么时候蹭过来的布鲁斯用赞叹的语气挖苦道。


 


小记者装作没听见,继续扮演一具尸体。


 


这时小混混捏着几张小额钞票,不满地说:“你们就这么点钱?骗鬼呢啊!”


 


几名穿着制服的女学生缩在一起,吓得泪水直掉,脸上的妆都花成一片:“我们的包都在学校里,身上只带了午餐的钱……”


 


光头男踱步过去,枪口戳在其中一个女孩细白的脖颈上:“拿不出钱也不是没有别的办法。”他扯起她的头发,淫笑着说:“这年头女学生可值钱了,不如你陪我一晚,我放了你的姐妹们?。”


 


克拉克猛地撑起身,布鲁斯已经先他一步站了起来,克拉克眼疾手快地扯住他的裤腿:“布鲁斯?”


 


“这种时候袖手旁观可不是绅士该做的。”布鲁斯看着那个哭叫着的女孩,固执地迈动脚步。


 


“等等等等。”克拉克一骨碌爬起,哭笑不得地把这个花花公子往身后推,“还是我去吧,我比较耐揍。”


 


布鲁斯盯了他几秒,“嗤”地笑出来,他揉了揉克拉克的头毛,神情里带了些高傲:“我是布鲁斯·韦恩。他们会为了从我这里榨取更多金钱而留下我的性命,对你这种无权无势的小记者可就不一定了。”他用食指和拇指比了个枪的手势,对准克拉克的心口,无声地“砰”了一下,然后转身向匪徒走去。


 


克拉克缓缓捂住胸口,错觉那里真的中了一枪。


 


布鲁斯举起双手,对着看过来的光头男懒散地笑了笑:“嘿,有话好好说,先放开姑娘们,大个子。”


 


这个在人们口中除了脸和钱之外一无是处的公子哥明明早上才遭受了绑架,被下药、被恐吓,流着泪、发着抖,可能刚刚才从医院里出来。但他现在挡在女孩们面前,看起来就像是在参加一场宴会般无所畏惧。


 


克拉克深吸一口气,把手伸向了衬衣的第一颗扣子。




TBC




灵气型影帝克拉克·肯特,本色出演小镇男孩,演技纯天然无污染,不足之处是破绽太多,多注意他一下他就会掉马,幸好存在感和个头成反比。


技巧型影帝布鲁斯·韦恩,经过精心设计的花花公子形象,能够娴熟地应对各种突发事件,不足之处是入戏太深,一开启布鲁西模式就显得很欠操。




以及关于星球日报头版上布鲁西的靓照:



↑↑↑


差不多就是这样




严正声明:我对贝尔没有任何恶意!对卷西也没有!




PS:下章不掉马



评论

热度(8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