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宝宝怎么这么可爱

不义超蝙/冰层之下12(HE完结)

西坂野原:

简介:就算是再厚的冰层下面也会有流动的水流,布鲁斯相信,就算是他们也能重新开始。




前文:010203040506070809-1011




12




天色将明未明,明明后方还是漫天的星斗,前方却已经出现了一条浅白的弧线,将潮水般的夜色往地球的另一边赶去。




战机在夜空中航行,很快就穿破了云层,升到万里之上,平平稳稳地向着地平线飞去,将身后的极区甩得越来越远。




忽然,一道红光自下方破云而来,幸亏驾驶员足够机敏,及时调整着战机向右倾斜,这才堪堪避了过去。可即使如此,机身还是被擦肩而过的气浪掀了个趔趄,在空中剧烈地震颤起来。




AI的声音出现在了机舱里,心急火燎地警告道:“卡尔追上来了!”




布鲁斯眉头一拧,拉紧了手中的操作杆:“我知道。”




战机在空中打了个旋儿,随后猛地往云层里一沉,像是飞鱼入水,转眼就不见了踪影。可惜这招没有用,布鲁斯依然能感觉到身后的人在紧紧地跟着他。




操作杆继续下压,飞机从云层底下窜出,正准备调转方向,突然劈头盖脸地撞见了一道阴影。像是早就等在了那里似的,超人的一双红色眼眸在夜色中显得格外可怖。




布鲁斯暗叫了一声不好,连忙往两边避闪。但是这次来不及了,超人距离他太近,热视线径直打在了飞机的左翼上,瞬间浓烟密布。




战机失去了平衡,在空中翻滚了两下之后再也没起来。卡尔没有动,湍急的气流将他的披风卷得猎猎作响。他冷漠地看着那架黑漆漆的战机跌入了云里,然后拉出了一条铅灰色的长线,最终笔直地朝大地坠去。




机舱里警铃大作,滋儿哇乱叫的电子音和一众闪瞎眼的红光此起彼伏,除了增添驾驶人的心理负担之外基本没有别的作用。




布鲁斯仍在死命地拉着操作杆,使出了浑身解数来维持机身的平衡。眼瞅着距离地面越来越近,连他也不免有些急躁了起来,于是顾不上风度地冲操作台喊道:“怎么样了!”




里面传来了AI同样急切的声音:“发动机电路受损,正在抢修,而且原来的电源出了问题,需要切换道备用的上面去。”




布鲁斯的手心里汗津津的,略一皱眉:“需要多久?”




AI沉吟了一下:“五到十分钟。”




此时战机已经下降到了距地面上的东西肉眼可见的程度,布鲁斯当机立断,拉着飞机开始近地滑行,朝着正前方那片一览无余的雪地掠去。




擦地的一瞬间,巨大的轰鸣震得人耳膜欲裂,布鲁斯咬紧了牙关,几乎以为自己又要交代在这里。所幸的是飞机磕磕绊绊了数十米,最终猛地向前一倾,还是有惊无险地停了下来。




布鲁斯松开颤颤巍巍的双手,感觉嗓子里冒火,一张嘴就有股莫名的劲往上翻,翻得他几欲作呕。




仪表盘暂时停了下来,溢出了一点淡薄的蒸汽,AI正在里面争分夺秒地抢修,但是布鲁斯知道他们没有多少时间。果然,他刚把那阵干呕给压下去,就感觉到了地面微微一震。




是卡尔落下来了。




布鲁斯长舒了一口气,竟然低头解开了安全带,从主驾驶上站了起来。




AI一惊,忙喊道:“你要干什么?”




布鲁斯直奔后舱盖,站在舱门边,一边拉下了头上的护目镜,一边平静地说:“开舱门。”




AI被吓得化出了投影,直接往他跟前一挡,低声警告道:“你疯了吗?卡尔正在气头上,你现在出去直面他的话根本就没有胜算!”




布鲁斯偏过头,灯光从深灰色的镜片上一扫而过,反而将他本人的目光给挡在了后面。布鲁斯依旧十分平静地说:“我知道。”




乔被眼前这人的坦诚给彻底打败了,甚至还感觉自己虚拟的喉咙也连带着被噎了一下。他神色复杂地看着布鲁斯,沉声说:“你就不怕他会杀了你吗?”




布鲁斯的嘴角忽然不甚明显地弯了弯。




他从来不是那种会在严肃场合开玩笑的人,因此说俏皮话的能力奇差,基本上说了也没什么娱乐氛围,反倒是会让人觉得他是在以一种反讽的角度实话实说。




布鲁斯看着AI,以一种毫不在乎的口吻说道:“如果他真的要杀我也没什么关系,反正都死了三百多次了,还在乎再多这一次吗。”




AI被他这副就是要拿生死当儿戏的态度给震慑住了,木讷地张了张嘴,不知道是该识趣地干笑两声,还是该婉言安慰几句,一时竟然哑口无言。




一束红光忽然打在了舱门上,只是一击就将厚重的钢板烧穿了个大洞。布鲁斯知道不能再耽误下去了,于是径直越过了AI,手动打开了大门,赶在超人决定将战机撕成碎片前走了出去。




极地的夜很冷,特别是在快要天亮的时候。寒风就像是一张密度极低的网,每一个孔洞里都缀着冰碴,恨不得将每个活物身上的热气都给全方位地卷走。




布鲁斯默默地走了下来,身后灌满了风。卡尔站在五米开外,眼中的红光在看到他出现后有所收敛,但依然没有熄灭。




他眼看着布鲁斯来到了与他不足三米的地方,却仍是满脸淡定,不由得怒从心起,于是恶狠狠地开口道:“你以为你们今天还走的了吗。”




布鲁斯也没有躲闪,十分坦诚地回答:“总得试一试。”




“你毁了那些数据。”卡尔紧盯着他,“把副本交出来。”




布鲁斯一摊双手:“很遗憾,没留副本。”




超人微微一窒,随后又想起了什么似的反应了过来,厉声斥道:“少装蒜,这种资料你会不留副本就彻底毁掉么!”




布鲁斯闻言轻轻地一挑眉:“确实,如果是平时的话我肯定会留下,但是这次。”他的目光随意地扫过了卡尔的脸,嘴角忽然平添了几分讥诮,“抱歉,我这里不收垃圾。”




“你说什么!”




没料到对方居然会说出这般自大的话,卡尔几乎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但布鲁斯却仍是面不改色地站在那里,仿佛根本没意识到自己的冷漠:“我说我的数据库里不需要这种没用的垃圾。”




“你什么意思。”卡尔生生压下了那团在他胸腔里乱窜的怒火,不解地盯着眼前的人,“别忘了你也是那些克隆体中的一员。”




布鲁斯毫不畏惧,一字一顿地回击道:“是,可是我也不需要靠那些自欺欺人的东西活着。”




卡尔的怒气终于被点燃了,他几步来到布鲁斯跟前,逼得对方连连后退:“你以为你毁了那些资料就可以成为他了吗?你以为不会再有新的克隆体出现了,你就可以堂而皇之的把自己当作布鲁斯·韦恩活在这个世界上了吗?!我告诉你!你永远——”




几步之间,布鲁斯已经退回到了战机前,他忽然止步,怒喝了一声:“卡尔·艾尔!”




超人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嗓子吼的一顿,连带着话语和脚步都硬生生地停了下来,可是布鲁斯却来了劲。他脸上的那团经年不变的镇静终于在此刻锐利了起来,一张嘴,吐出的话语像刀锋似的刮过卡尔的脸。




“你搞清楚,到底是谁把那些克隆体当成布鲁斯·韦恩,以为这样就可以让他活过来?”




这话一出,先前剑拔弩张的气氛登时变成了一场单方面的讨伐。卡尔睁大了眼睛,瞳孔骤然紧缩,被顶得说不出话来,可是布鲁斯却犹在继续。




“你把每个克隆体的初始记忆都设置在了被洗脑的那一刻,为什么?是因为这样等他们醒了之后,你就可以借此假装布鲁斯·韦恩根本就没死过了吗?”那个和布鲁斯有着同样面容的克隆体说,“所以你告诉我,从始至终,一直不肯看清现实的人到底是谁?”




布鲁斯的话劈头盖脸地砸了下来,句句都戳在他的心窝上。卡尔踉跄着后退了两步,忽然觉得耳中一阵嗡鸣。他的膝盖抖了抖,竟然一个没站稳在雪地上跪了下来,可是他也顾不上体面了,刚刚的那席话俨然是已经碾碎了他心里的那根最后的稻草。




卡尔双手撑着地面,怔怔地望着前方。至此,那层将他包裹起来的画皮终于破了。沉醉在梦里的人睁开了眼睛,第一次看清了四周那鲜血淋漓的现实。




布鲁斯用一种近似悲悯的目光看着他,此时不仅是卡尔,连他的情绪也在翻涌,但他还是努力压抑了下来,尽量以一种冷静客观的口吻说道:“是啊,反正克隆体们什么也不知道,自然也不会追究...就好像回到了当年一样,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可是现实里的时间还在流转——你告诉我,你可曾有过一次觉得布鲁斯·韦恩真的活过来了吗?”




“你真的觉得那些伤害都被弥补了吗?”




“靠着这种自欺欺人的方式,你真的能释怀吗?”




克隆体长叹了一声,冷风冻得他的话里掺进了鼻音:“我就是毁了那些资料又怎么样,不然你要抱着他们过一辈子吗?虽然也不是不可以,但是这样做能有什么用,时间真的可以重来吗?”




布鲁斯没有再继续说下去,他认为卡尔的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对不起,我打碎了你的美梦,可是如果说还有什么让我觉得更抱歉的地方,那就是我没能做得更早一点。”布鲁斯说,“你父亲也没有毁了你的希望,因为你从一开始就走错了方向。有的事,做了就是做了,错过了就是错过了,没有重来的机会,这就是现实,就算你再怎么不愿意接受,现实也不会因此而有任何的改变。”




“你做了一个梦,梦里只要有不如意的地方就可以从头来过,可是现实是很残酷的,根本就无法逆转。露易丝回不来了,你们的孩子回不来了,至于布鲁斯·韦恩,他也回不来了。”




“卡尔,醒醒吧,往日不可追,是时候该向前看了。”




超人懵懂地听着,像是被夺去了思考的能力。他被困在了这具躯体中,既无法出声,也无法移动,只能被动地承受着对方展现在他眼前的现实。恍惚之中,他只听懂了一句话——布鲁斯回不来了。




他渐渐地伏在了地上。




身下一片冰凉,卡尔跪在上面,竟然没有感到丝毫的痛苦。他茫然地重复着那句话,心头忽然一酸。




是啊,布鲁斯·韦恩早就死了——他躺在那层厚厚的坚冰下面,再也醒不来了,是自己一直将他抓着、吊着,不肯放他真正离去。




原来从来没有释怀过的人只有他自己。卡尔惶然无措了片刻,忽然孩子似的难以自抑地哭了。




从第一声开始,捂得他不见天日的皮囊破了,氧气混杂在冷风里冲了进来,刺得喉管到肺部火烧似的疼。卡尔伏在地上,越哭越大声,像是要将往前十多年的痛苦和悲伤都给一起翻出来。他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其实不止是布鲁斯,从多年前的那一天开始,他就没有真正地释怀过。




凭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凭什么遭遇这一切的那个人是他?




卡尔自问他还是克拉克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做错过,可是事情就像是离弦的箭,从发生那一刻开始就变得再也无法挽回。他一步错,从此步步错,时至今日,他甚至已经快要认不出自己,更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一步步地走到了今天。




他将一切怪给命运,怪给秩序,怪给布鲁斯,可是直到现在才他想明白,似乎一切也都没有什么为什么。




因为现实本来就是残酷的。




十年大梦,如今一朝梦醒,卡尔顾不得脸面,也顾不得形象,他被那些不可言说的委屈淹没,自出生以后再一次无所顾忌的嚎啕大哭。




那些眼泪为他自己而流,也为曾经所有的伤害、所有的错过、所有的误会而流。他没有克制自己,因为他知道,当眼泪流尽的时候,就是该放手的时候了。




布鲁斯在一旁静静地看着,自然是也早就红了眼眶。他吸了吸鼻子,伸出冻僵的手指胡乱地抹了下脸,心想着:会哭才好,有喜有怒会哭会笑的才是人。




看着卡尔不断起伏的后背,布鲁斯知道那个人间之神已然不复存在,他的克拉克·肯特大概也终于可以回来了。




细碎的冰晶不知不觉间落了一头,布鲁斯微微仰起脸呵出了一团白雾,远方的地平线上,太阳正在升起,那层寡淡的晨光落在身上竟然还带着丝微薄的暖意。




快要冻僵的男人呆呆地望了半天,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天已经亮了。




尾声




舱门合上的时候,布鲁斯终于撑不住了。他往前踉跄了几步,终于颓然倒在了地上。刚刚在雪地里头站了大半天,回来之后冷热一交替,背后的伤口十分不给面子的又裂开了。丝丝缕缕的血迹从披风底下渗了出来,在地板上留下了一片不甚明显的红。




布鲁斯艰难地喘着气,忽然听得旁边‘咔哒’一声——身边的甲板向两边滑开,从中弹出了一个小小的医疗箱。乔·艾尔的AI出现在他周围,显然是AI给他准备的。




“谢谢。”




布鲁斯几不可闻地念叨了一句,挣扎着坐了起来,将箱子拉到跟前,翻出了里面的绷带和止血剂。




AI候在一旁,虚拟的眼神闪来闪去的,似乎是有话要说。




布鲁斯不动声色地瞥了他一眼,忽然开口道:“他已经从幻想里挣脱了出来,往后...他可以做回他自己了。”




AI点了点头。




布鲁斯熟练地卸下了渗着血的绷带,然后一只手伸向背后,一边姿势别扭地给自己抹药一边继续说:“现在我们都帮不了他更多了,但是我们还可以去做点别的事。我记得你说过氪星人的脑部不会那么容易受到洗脑装置的影响,所以我们先想办法把卡拉放出来,然后是其他的英雄...”




AI静静地听着,忽然抬起头,以一种审视的目光看着眼前的人。布鲁斯动作一顿,也正了正脸色:“你有话要说?”




AI犹豫了一下,思忖着开了口:“那天,我切断了你的营养液供应。”




布鲁斯眨了下眼:“嗯。”




“其实按照以往的经验,断了那么长时间,你应该早就死了——为什么你后来还能醒来?”AI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把那个囚在他心里多时的疑问给甩了出来。




布鲁斯没有立即回答,他捡起脚边的绷带,开始动手给自己包扎了起来。




“如果说的再具体一点,每个克隆体就相当于是一台机器,营养液是电池,蓄满了电以后才能够被开关开启,开启了开关就相当于是拥有了生命,但是你...”AI疑惑地挑了挑眉,“我相当于是在你充电的途中就杀死了你,当初那个没长全的身体也是一个有力的证明。你本来应该会就此一直沉睡下去,直到肉体消亡...但是你还是醒了。”




AI的眼神渐渐收紧,低声说:“所以你相当于是自行拥有了生命?”




将绷带的末节系好,布鲁斯至此才抬起了头:“理论上来说确实是这样。




AI难以置信地后退了一步,稍愣了片刻后又说:“如果是这样,那卡尔设置的人格其实根本就没有被激活过...你怎么...?”




怎么还能那么像他。




布鲁斯意味深长地扫了他一眼,然后站起身,向驾驶舱走去。




AI木然地站在原地,睁大了眼睛,好半天才缓过神来,几乎不敢相信地注视着布鲁斯的背影——原来这世上是真的有奇迹存在的!




AI鼻翼下方的两道折子向两旁笨拙地牵了牵,露出了一个后知后觉的笑容,但那笑容又马上塌了下去。他来到布鲁斯跟前,追问道:“如果你就是他,那你为什么不告诉卡尔?”




布鲁斯一手握着操作杆,另一只手正在查看航线,闻言动作稍稍顿了下,神色有些黯然地说:“现在这样对他比较好。”




只有这样才能让卡尔从过去里彻底走出来。




AI一听立刻心领神会,眼神也跟着有些悲伤了起来。他叹了口气,又想到了什么,试探性地说:“既然你就是本人,那你...在知道了这一切之后,现在是怎么想的,觉得恨他吗?”




布鲁斯目视前方,战机越过了一座座覆满白雪的山脊,自边角延申出了绿色,大片的针叶林映衬着黑褐色的岩石长得郁郁葱葱。




他的眼神有那么一刻到达了很远的地方,在那里停歇了片刻才折返了回来。布鲁斯轻轻地笑了一下,答道:“怎么会。”




他想起了自己临走前,卡尔抬头看向他的那一眼,那是一个太过复杂的眼神,以至于竟然让布鲁斯一时找不到词语去形容。




“以前我曾经对他说过一句话。”布鲁斯忽然有头没尾地说,“虽然现在想想已经可以当作是上辈子的事了,但是也没什么关系。”




“我当时对他说,我从不放弃。其实他没听明白,这个句意的范围很广,连他也包括在内。”布鲁斯偏过头有意无意地看了AI一眼,“意思是我也不会放弃去救他。”




AI陡然睁大了眼睛。




这世上总是会有人犯错,没谁能当一辈子圣人,但是同时人们也知道犯错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勇气面对,没有勇气重新站起来。




布鲁斯没有替卡尔遮掩,因为他知道那样做根本就没有意义。腐坏的伤口只有挑开了,刮掉腐肉,放掉脓血,才能从根本上治好,即便是那样做一定会非常的疼。




乔怔怔地望着这个经历了这么多却仍然淡定得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的男人,回想起自己所旁观过的无数个日夜,忽然意识到了对方一次也没有向困难屈服过。就算是要与卡尔撕破脸皮,落得无数埋怨,甚至把自己也赔进去、赔到一无所有,他也要再次引导卡尔走回正途。




因为真正的爱不是纵容。




AI后知后觉地想,能做到这个份儿上的布鲁斯一定是非常、非常地爱他。




战机已经彻底离开极圈,布鲁斯拉着操纵杆往南飞去。途径一片河流,冻结的湖面上偶有粼粼的反光,显然是已经有了融化的迹象。




布鲁斯莫名的想起了孤独堡垒外的坚冰,即便是在北极,也不见哪次寒潮能够将整个汪洋都给冻上。事情总有余地,就算是再厚的冰层下面也会有流动的水流,布鲁斯相信就算是他们也能重新开始。




而在遥远的另一端,某个布满蛛网的洞穴中,属于蝙蝠侠的信号灯在黑暗里重新闪烁了起来。




全文完。




注:老爷说那的那句话,I never quit,是出自不义2,在最后的超蝙决战前,老爷对大超说的。




一点Free bb:




终于写完了!!!其实最开始设想的不是这个结局,是让大超追上了老爷之后,两个人再吵一通,然后大超虽然不肯承认老爷的话却还是让老爷走了,结果到了真要写的时候,想想还是算了,经过了那么多事,也该回头了。其实哭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因为哭过了,很多事也就真的能放下了。




至于老爷,这个老爷是真的老爷,大家就当是同一个灵魂转世重生了吧(欧美不能直接用这个梗真的好让人心累啊!!)其实老爷对大超是爱之深,责之切,越爱才越要和他作对,因为真正的爱不是放纵。




以及这个故事是真的HE,虽然老爷现在走了,但后面没有写出来的部分也不难想象了:老爷解放了其他英雄,大超变回了克拉克,回到老爷身边。应该还会再有一篇番外讲大超知道了老爷就是老爷(?)的事,不过什么时候写得看缘分。




BB了这么多,最后还是得感谢大家两个月的陪伴。这是我的第一篇超蝙长篇,写的不怎么样,中间还几次开溜...如果不是有小天使鼓励,那估计是怎么样也没有今天了,所以真的真的很感谢一路追文的大家,你们的一个赞一句评论,都对我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真的非常感谢。




最后的最后,山水有相逢,咱们有缘就下一个坑再见啦。

评论

热度(2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