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宝宝怎么这么可爱

(DCEU/正义联盟)“一步之遥”

神之宮:

  ①正义联盟电影衍生,DCEU宇宙


  ②虽然是电影衍生,但是微妙的没怎么剧透(。


  ③警告:。人物死亡,不过不是超人。刀里有糖……大概




  “你在想什么?”




  戴安娜轻声问。脚步声擦过枯败的枝叶,这声音传进他的听觉系统,叫年轻的男人忍不住笑了一下。这笑容没什么特殊的意味,仅仅只是一个表情而已。戴安娜明明可以不必踏在泥土里的,她知道她随时可以离开地面,她可以飞翔,像一个神明——像一个异类——多过像“人类”。她知道在和这些盟友们聚在一起的时候她足够自由可以做回她自己。戴安娜没有这样做。她非要把双足落在地面上,甚至故意加重了脚步声。




  “你在想什么?”戴安娜走到他身边,语气轻缓,又问了一遍,这次加上了他的名字:“卡尔?”




  那年轻人转过身来,面容笼罩在微曦的晨光下。他五官舒展,一个平静温和的笑容渐渐成形——




  “别对我说谎。”戴安娜警告,“你该知道这招对我没用,你也从来不是态度有问题的那个,男孩。”




  “……我不是。”卡尔沉默了一下,这样回答。他把这句话吐出来的时候仿佛咽下了和语言同等重量的铅块。卡尔重新转了回去,出神地凝视着湖面。在初晨浅淡的光线里湖面上升腾起薄雾,细小的水珠于空气中轻轻溢散,短暂聚拢又四散分开;晨风微凉,裹挟着水雾同时抚上面孔。年轻人忍不住微微阖上了眼,放任自己忘掉这世界一秒钟,往肺部狠狠灌进一口湖畔庄园的空气。尽管超人是大可以不必呼吸的。




  可是在这一秒钟过去之后,世界依旧存在。连同它层出不穷的问题一起。




  戴安娜仍然站在他身边。亚马逊女神似乎并不急着催促卡尔开口,尽管她已经耐心地询问了两遍。在和他们——在和正义联盟共事的时候,某些时刻里戴安娜总会不经意间露出这样的神情来。她看着他们的模样像在盯着一群活力十足的小男孩。诚然,这句话也并没有什么差错。




  可是这也就导致了一个问题。卡尔·埃尔——超人——氪星的最后之子,在某些时刻,他在面对戴安娜、尤其是当她面容上略过一丝无可奈何的宽容笑意时,总有些不那么自在的局促。




  他努力不去细想这到底是为什么。




  卡尔盯着湖面又出了一会儿神。直到他不小心看见了每一颗水珠的分子结构,他才尴尬地眨了眨眼睛。




  “没事。我们走吧,戴安娜。”卡尔向前迈步,听见长靴底部踩裂了枯叶的叶脉,发出一声脆响。他忍住重新漂浮在空中的渴望,转移了话题:“今天的联盟有什么事吗?我好像没听见闪电冲着钢骨抱怨的声音。”




  他在不经意间停下了呼吸,直到捕捉到戴安娜沉默着、重新跟上来的声响,才蓦然警觉、恢复了呼吸的频率。他以为这意味着警告已经解除了,但是,女神并没有放过他。




  “你知道,沉湎于愧疚没有丝毫作用。”戴安娜安安静静地说,嗓音一如既往地温和而坚韧,却又有什么别的部分沉淀了下来,像微瑕却完美的玉器、像怀抱砂砾诞生的明珠。她停顿了一下:“过去的经历,让我们成为更好的人。”




  “我知道,戴安娜。”卡尔耐心地说,“我没有在缅怀他。正义联盟得到了许多援助,阿尔弗雷德甚至每天帮我们擦拭大厅里的圆桌……我只是在感谢——”他毫无道理地闭上了嘴。




  “我依然觉得阿尔弗雷德讨厌我。”




  卡尔干涩地说,感受着话语脱离自己的嘴唇,苍白飘荡在空气里像一个无声尖叫的灵魂。




  他转过身,终于还是飘了起来。




  “你知道的,戴安娜。”卡尔低声说,“我没法撒谎。我也不想这么做。说真的,你怎么能够做到这个?就这么——”他激动起来,伸出双臂一指背后古旧而宏伟的韦恩庄园——旧址——现今的正义联盟大厅,“你怎么能,戴安娜,安然坐在这里、坐在他曾经的家里面,接受韦恩集团资金上的援助?”卡尔的声音又低沉下去,不愿意真的回头去看一眼:“你是怎么做到这个的,戴安娜?”




  “你是说,接受他的遗嘱。卡尔。”




  亚马逊女神并没有露出受到冒犯的神情。她沉着地目视着超人,却换了个话题:




  “你从什么时候开始,更希望别人用‘超人’来呼唤你了呢?”




  这是个意料之外的走向。卡尔拧了下眉。




  “我没有,”他辩解,“或许我只是和大家在一起,放松下来了而已。”




  可戴安娜只是短促地笑了一声。“等你下一次不再抗拒双脚踩在地面上的时候,再对我说这句话吧。”她说。




  林径上一时间不再有人出声。单调的足音轻轻摩擦着落叶,过了片刻,另一个脚步声加入进来。




  湖面的薄雾已经散去了些许,阳光有了一点热度。




  “我会想,是不是我令他失望了。”




  没有沉默太久,卡尔重新开口。




  这问题似乎困扰了超人很长时间,以至于终于在胸口盘绕着荆棘蹿出了咽喉。他们并肩走着,谁也没有偏过头去看看彼此脸上的表情。卡尔轻轻吸了一口气:




  “我感觉……我丢失了很重要、很重要的东西。我弄丢了它,可是直到我真正失去了,我才意识到。”




  超人从来不曾真正了解过蝙蝠侠,正如蝙蝠侠也不曾真正了解过超人。




  直到现在,卡尔也并不能确切想明白那个人类是如何做到用一把镶嵌氪石的长矛,甩开两个力大无穷的神明、独自杀死了由人类诞生的怪物。毁灭日几乎没有留下什么可供英雄缅怀献身者的部分,那些沾染着血液与碎片的漆黑披风似乎也并不能证实蝙蝠侠的存在与灭亡。高谭与这个踩在钢丝边缘的义警保持着一种冷若冰霜的热恋关系,蝙蝠侠的死亡甚至都无法得到一张官方证明。——这个城市拒绝承认穿蝙蝠衣的怪物是真的;在接受了“它”固执的怒火二十多年之后。而在毁灭日死亡不到一星期、GCPD警局顶端又一次点亮蝙蝠灯的时候,却真的有“蝙蝠”回应了它。




  卡尔依然记得那个夜晚。那天他半夜还留在星球日报社……不是因为无法入眠……他只是白天对着电脑敲敲打打,却只写出了长篇大论的废话。他被老编劈头盖脸骂了一顿,心甘情愿留在日报社,对着一摞摞墨香未散的报纸,对着头条上“毁灭日的灭亡!蝙蝠侠到底是否存在,抑或只是超级英雄的骗局?!”,对着一声声拷问,心不在焉。




  然后他抬起头来,看见蝙蝠灯亮起。




  他已经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趔趄着冲起来飞到哥谭。他只记得那晚上天气好得要命,居然连一丝雨都没有下。




  对超人的不请自来,GCPD警局楼顶的两个人似乎都没什么意外。戈登局长回头看了他一眼,而穿蝙蝠衣的那个连头也没回。




  卡尔没有出声,没有打断他们的谈话。他漂浮着,一如既往,是人类的希望与正义的指标,可是这一套在哥谭行不通。总是行不通。




  “我是理查德·格雷森,他的养子。”临走时那蝙蝠说,“我想你已经知道了。”




  他攀住绳索盘旋走的姿态十分轻盈,落地时同卡尔记忆里的那只蝙蝠一样,没有发出丝毫动静,却也似并没有背负那么沉痛的重量。




  卡尔没回答。他也没出声。




  超人的速度可以比子弹还快,但他并不能救下一个像蝙蝠侠这样的英雄。




  有些空寂的晚上,他放任那种复杂的情感在自己胸口缓缓游走。虫蚁咬噬着钢铁的血肉,偶尔却让超人诡异地感到轻松。




  “我想,我们说不定可以成为朋友的。”




  卡尔说。




  他的脚步终于越来越重、越来越重,拖沓在地面上,像是疲累已极的旅客,走不动路。




  “他是这么喜欢后备计划的人……我后来又仔仔细细找了所有我能找到的资料。我尽力了,我努力想要去了解他,可是蝙蝠侠又这么喜欢神秘,什么都不愿意留给世人;除了他带来的恐惧。我没法去找阿尔弗雷德索要这些东西,我觉得就算要了他可能也不会给的。我想着,尽管他现在总是尽心尽力的帮我们打点联盟的事项,但这都是因为蝙蝠侠的叮嘱,因为他的意愿……可万一有机会,阿尔弗雷德指不定会想要在我的焗饭里掺点氪石粉末。”卡尔喃喃着,“我想,要是有他在,我们上一次对战荒原狼,说不定就不用这么费劲了。”




  超人眨了眨眼,一副阳光太过刺眼的模样。




  “说出来,卡尔。”戴安娜说,温和、耐心,又威严。“你不能一直回避他的名字。”




  他们已经行走到正义联盟大厅的门口。隔着沉淀下岁月历史的华美浮雕,隔着生命的窥探和低语,不朽的神明看见这世界新的希望。这希望是这样稚嫩,却又如此生机勃勃。




  “……下次吧。”超人低声回答。“下一次。留到下一次,有人呼唤我‘克拉克’的时候。”




  END




  *关于“丢失了重要之物却在失去后才发觉”,出自亨利回答“对DCEU超蝙关系看法”的采访



评论

热度(116)

  1. 本宝宝怎么这么可爱神之宮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