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宝宝怎么这么可爱

【超蝙】告白被拒所引发的问题 10

三声浪笑:

summary:超人向蝙蝠侠表白被拒之后,克拉克·肯特在宴会上邂逅了他的梦中情O,但在大众眼里弯成蚊香的布鲁西宝贝其实是个钢铁直男。


 


可能的雷点:ABO双A,身份梗,单恋,私设多


 


轻松向甜饼,如果一定要说哪里苦那一定是超人心里苦。






60.


 


由于氪星人的体质与人类不同,克拉克对酒精究竟有多大的杀伤力其实没什么概念。再加上他很少参与同事间的聚会,对醉鬼仅有的认识就是在各种宴会上看过的那些满脸通红口无遮拦的权贵,以及企图在喷泉池里游泳的布鲁西宝贝。但那些人不说保持体面,至少也是站得住并且留有意识的,因此他当然也无从得知一个真正烂醉的人类究竟有多么难以对付。


 


布鲁斯刚进包厢的时候是坐得很正也很优雅的,喝着喝着就靠在了他的肩膀上,又过了一会像是全身骨头都被酒精泡软了似得,从坐着变成半躺着,再然后干脆整个人滑下去趴在了他腿上,手里居然还紧攥着酒杯。


 


克拉克作为一个心有所属的正直青年,努力无视这个omega大开的领口下染上淡粉的胸膛,把他扶起来让他好好坐着,结果对方又迅速向另一边歪倒下去。


 


真皮沙发冰凉的触感显然让布鲁斯稍微恢复了一些行动能力,他磨磨蹭蹭地在胸口摸索了几下,开始解那件衬衫上仅剩的几颗扣子。


 


“布鲁斯先生?!你在干什么啊?!”克拉克手忙脚乱地按住布鲁斯的手,却没想到对方猛的挥出一拳打在他右脸上,他只来得及把皮肤变软,就被这一点也不像是一个醉得软成一滩的omega能打出的拳头给掀下了沙发。


 


超人捂着脸坐在地板上,表情呆滞,像极了一个无故遭受家暴的小媳妇。


 


“你再……乱摸,”布鲁西宝贝大着舌头严肃地说,“我就把你剥光,挂在……韦恩大楼顶上。”


 


“随便你是要把我剥光还是沉海,总之我不能看着你脱掉这件衣服。”克拉克拿走他手上的酒杯,换了一杯冰水递过去,“你先醒醒酒吧,再喝下去我就得把你送去医院了。”


 


不知道是哪个关键词戳到了布鲁斯的怒点,他挡开水杯跳起来揪着小记者的衣领把他摔到了沙发上,恶狠狠地跨坐上去,呲着牙低吼:“我他妈说不去医院你听不懂吗?!”


 


“你什么时候说了?”克拉克只愣了一秒就想起今天早上他强行送布鲁斯去医院的行为,心脏快速地跳动起来,他疑心布鲁斯发现了他的秘密身份,但又不想不打自招,只能先装作疑惑。


 


“基佬,听不懂人话,搞砸我的工作,勾搭我儿子……”布鲁斯威慑地沉下嗓音,拳头捏得啪啪响,“你敢当着我的面再说一遍是谁调戏谁?”


 


克拉克一边觉得眼前这个凶狠的下巴更眼熟了,一边轻松地想:看来他只是认错了人,我的马甲还好好穿在身上。


 


本来想借酒消愁结果越喝越生气的布鲁斯又往前挪了一点,烧得热烘烘的手掌按在他心口,甜腻的信息素缠绕上去:“心花得和马赛克一样。”他不屑地总结道:“人渣。”


 


即使知道他说的不是自己,被贴着脸痛骂也绝对算不上什么好经历。克拉克屏住呼吸,尴尬地动了动,说:“布鲁斯先生,我很同情你的遭遇,但你能不能不要坐在我的,咳,上?”


 


布鲁斯迟钝地低头一看,模糊地察觉到这姿势好像是不太对,于是撑着沙发背想站起来,没想到左腿一滑,人从沙发上栽了下去,脑袋“砰”地撞在了茶几边缘,手碰翻了桌上的高脚杯,酒液浇了他一头一脸。


 


额角好不容易消下去的肿块再一次鼓了起来。


 


克拉克抢救不及,赶紧上前搀扶:“没事吧?”他移开布鲁斯捂在头上的手,仔细地查看伤处:“没有流血,很痛吗?有没有头晕?”


 


布鲁斯甩了甩湿透的头发,好像清醒了不少:“没事。”他用大拇指揉着太阳穴,疲惫地说:“抱歉,我今天有点反常。”


 


克拉克看着他眉间皱起的沟壑,以及顺着脖颈划入胸前阴影里的水珠,眼神飘忽了一下:“没关系,失恋的人有任性的权利。”


 


“……什么?”布鲁斯停下动作,茫然地重复,“失恋?”


 


“哎?你不是被劈腿,然后还被那个人渣先生翻脸不认人?”克拉克小心翼翼地替换掉了“拔屌无情”,生怕说中他的伤心事。


 


“你误会了。”布鲁斯瞥了眼把心中所想都写在脸上的小记者,无奈地解释道,“只是一个最近变得很烦的……”他一团浆糊的脑子里仍有一根绷紧的弦逼迫他谨慎措辞,“合作伙伴。”


 


“可是你刚刚说……噢,好吧,我知道了。”克拉克怜惜地注视着这个被伤害到出来买醉还逞强地不肯承认的omega,老好人的习惯又冒了出来,“但我觉得你说的这个人并不是不喜欢你。”


 


“哈?”


 


“他大概只是想看到你为他吃醋的样子。”克拉克温柔地笑着说,“你这么迷人,没有人会忍心抛弃你。”他脸上泛起些红晕,“但也正因为如此,你可能会让他觉得很没有安全感。”


 


布鲁斯被这突如其来的情感讲座搞得头更疼了,他扶着额头做了个停止的手势,但对方仍然坚持着往下说:“讨好喜欢的人的亲人是每一个人都会做的事情,他做这些事,都只是想让你多注意他而已。”克拉克劝道,“你应该和他好好谈谈,而不是随便拉个人到这里来喝酒。”


 


“……”


 


“我相信你一定会得到一个让你满意的答复。”


 


“……我真是,谢谢你了……”布鲁斯咬着牙说。


 


61.


 


克拉克用布鲁斯的钱付了账,又为砸烂的几个杯子向服务员道过歉,一回头发现布鲁斯乱七八糟地横躺在沙发上已经快睡着了。


 


“布鲁斯?”克拉克弯下腰晃了晃他的肩膀,“你这样也没法再做别的事了,需要我送你回家吗?”


 


“唔……”布鲁斯睁开一只眼睛,晕头转向地站起来,感觉像踩在棉花上。他踉踉跄跄走了没几步,就腿软地靠着墙不动了。


 


“我帮你吧。”克拉克走过去准备像上次那样把他抱起来。


 


布鲁斯一把打开他的手,眯缝着眼看他:“小心思挺多嘛。”


 


“我不是……”克拉克一片好心三番两次被拒绝,心下也有点恼火,但目光落到对方被水浸成半透明、紧贴在身上的衬衫下若隐若现的肌肉轮廓,也实在没法说自己完全无动于衷,只得好声好气的讲道理,“你现在没法自己回去,要不我帮你打个电话给你的管家?”


 


布鲁斯动用所剩不多的理智思考了被阿尔弗雷德发现他大白天喝成这副鬼样的后果,掏出车钥匙扔过去,“你背我出去。”


 


克拉克在他面前蹲下,等了一会儿才感觉到不情不愿附上来的重量,他托起对方的腿弯,毫不费力地把他背了起来,但布鲁斯似乎又失去了那种一拳能把超人揍到地上的力气,双臂环不住他的脖子,软绵绵地往下掉。克拉克只好向前倾身,托住他的屁股把他往上抬了抬,才向外面走去。


 


布鲁斯下巴搁在他肩窝上,嘴里仍然不满地嘟哝:“怎么又摸我屁股。”


 


克拉克深深吸了一口气,决定无视这个麻烦的醉鬼。他低着头尽量不引人注目地穿过走廊到达停车场,打开车门把布鲁斯塞到后座上,自己坐上了驾驶位。


 


再一次陷入酒精造成的混沌的大总裁在后面拖着长音说:“你可要小心点,刮掉一块油漆你这辈子就是韦恩家的小奴隶了。”他像是被自己的想象逗笑一样发出意味不明的气声,“没有水晶鞋和南瓜车的辛德瑞拉。”


 


“谢谢提醒,王子殿下。”克拉克顺着他的话往下说,“我会做一个让你满意的田螺姑娘。”


 


布鲁西又“咯咯”的笑起来。


 


跑车的内部空间比较狭小,布鲁斯身上浓重的酒精味和信息素的甜味混杂在一起拼命往克拉克的鼻腔里钻,闻起来就像放了过多的酒和糖浆的酒心巧克力。克拉克能听得见布鲁斯平缓的呼吸声,因此他也不敢贸然屏息。那股味道不断被他吸入肺里,让他有种自己也会醉的错觉。


 


怕冷风让穿着湿衣服的布鲁斯着凉,他没有打开车窗,又实在搞不懂哪一个才是换气按钮,只能默默忍耐着越来越重的晕眩,把车速控制在即将超速的临界点上。


 


车终于停在韦恩大宅门口时,克拉克逃也似的下了车,用力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才去拉开后座的门。原本靠在车窗上打盹的布鲁斯顿时滚了出来,被他伸手接住。


 


布鲁斯打了个哈欠:“到了?”


 


“是的。我要把车停到哪里?”克拉克为难地皱起眉,“你这样肯定不能开车,要不还是叫个人出来吧。”


 


布鲁斯瞬间清醒,猛然发觉只要回到韦恩大宅,无论如何也是会被比蝙蝠侠更无所不知的管家先生发现的。他懊恼地呻吟一声,靠回椅背上:“你就把我扔这儿吧。”


 


“我先帮你按个门铃?”


 


“不了,我就在这里坐一会儿。”


 


“好吧,布鲁斯先生。”克拉克从驾驶座的底下捡起自己那条被批得一无是处的领带,关上门朝他点点头:“那我先回去了。”


 


“等等!”布鲁斯扯住他的衣摆,真诚地说:“这里不好拦车,要不你就把这车开回酒店吧,我在你那里休息几个小时,醒酒后自己开回来。”


 


克拉克一愣,摇头笑道:“感谢你的好意,但我还有两个小时就要坐飞机回大都会。”他晃了下手机,“我已经叫了去机场的车。”


 


布鲁斯僵硬地缩回手,表情很颓丧:“好吧。一路顺风。”


 


克拉克把领带原样系好,刚准备离开,却再一次被扯住了衣角。


 


“布鲁斯先生?”他困惑地转身,见对方朝他勾着手指,便乖巧地弯腰凑过去,“还有什么事?”


 


布鲁斯拿起被他叠得整整齐齐的西装,从内袋里摸出一个蓝色封皮的小本子,装进小记者胸前的口袋,又戏谑地拍拍他的胸膛,轻笑着说:“丢三落四可不是什么好习惯,敬业的记者先生。”


 


“天哪,我当时没找到,我还以为它……”克拉克感受着笔记本沉甸甸的重量,惊喜地叫道,“太感谢了!”


 


布鲁斯嘴角上挑,醉意未消的蓝眼睛愉快地弯起来,朝他摆摆手:“快走吧,我还指望着你替我赚钱呢。”


 


62.


 


克拉克先找了个隐蔽的地方飞回酒店拿了行李,才搭上了去机场的专车。


 


他来不及换掉衣服,衬衫背后湿了一大片,都是布鲁斯蹭上来的酒。同车乘客投来嫌恶的目光,他有点不好意思,却也并不太在意。


 


他又摸了摸胸前失而复得的笔记本,忍不住自顾自地笑了——这三天哥谭“假日”虽然过于充实,但总不至于全是坏事。


 


我一定会得普利策的,老板!小记者信心满满地在心里保证。


 


明天早上我一定要和蝙蝠侠解释清楚,让他明白我的心意。超人踌躇满志地想。


 


63.


 


同一时间,韦恩大宅。


 


“布鲁斯老爷,我以为您知道,在您这个年纪,已经不适合不分昼夜毫无节制地酗酒了。”


 


“不是,我只是……”


 


“而且您这一身是怎么回事?上次是想在喷泉池里游泳,这次干脆跑到酒缸里游泳了?”


 


“我……”


 


“我的要求不高,您能不能至少有一次是好好待在游泳池里,并且,穿上泳裤?”


 


“……”


 


“您年老的管家不想在您下次醉酒后帮您清洗被咖啡浸泡过的衬衫,鉴于您对咖啡的狂热程度,这很有可能发生。”


 


“我错了,阿福……”布鲁斯缩着肩膀,不甘心地道歉。


 


阿尔弗雷德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说:“老爷,你知道我并不在意这些工作量。只是,请不要再伤害你自己了。”


 


布鲁斯低下了头。


 


“好了,换个话题。”管家为他泡了一杯解酒茶,又拿来干燥的毛巾,“在您回家之前我以为我会在晚上接收到一个愤怒的蝙蝠侠,看来现实比我想的要好上一些。”他意有所指地挑眉,“您遇上什么好事了?”


 


布鲁斯抿了一口茶,食指在杯沿上有节奏地敲击着:“案件了结之前,任何事都算不上好事。”他摸着下巴,带着笑意补充:“不过我发现,戏弄小记者还挺能减压的。”




TBC




克拉克·专业给自己挖坑·肯特




没掉马!

评论

热度(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