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宝宝怎么这么可爱

蝙蝠侠流泪

猫点灯:



不正经的爽文,角色不还原

凌晨一点,雨夜,哥谭频道的战地记者在电闪雷鸣中实时直播着城西区蝙蝠侠与小丑的激烈战况。阿尔弗雷德一边注视隔着一屏幕的枪林弹雨,一边不紧不慢的冲了手工咖啡,加半提糖浆半提牛奶,精致无比。然后管家开始计时,数着时间推算老爷什么时候回来。
迟到是很不礼貌的事。

布鲁斯凌晨三点回来。老管家端着凉了半截的咖啡走向蝙蝠洞穴去迎接布鲁斯,顺带着一腔准备好的斥责腹稿,当头一句:“老爷,你迟到了一个小时零二十六分钟,你答应过我今夜不恋战。”

彼时布鲁斯刚从蝙蝠车上下来,没来得及脱下头盔,阿福没有听见他的回应,解释或者道歉或者其他的什么,布鲁斯只是沉默不语。阿福将咖啡递上,对方接过一饮而尽,动作粗鲁而不自然。
“为什么不先脱下装备?”阿福察觉到了不对劲。

布鲁斯延续着自己的沉默,有湿答答的残留雨水顺着他的头盔流上脸颊,接着他摘下了头盔——阿福这才注意到那些水并不是雨水,是布鲁斯的眼睛留下的液体。

“阿福,今晚的情况比较复杂。”
他仅说了一句简单的话,阿尔弗雷德却无法忽视那把颤抖的声线,直白了说就是哭腔。有多少年没见过布鲁斯掉眼泪?太久了久到阿福心惊胆战,老管家小心翼翼的抚上布鲁斯的肩膀,轻声询问发生了什么以及“您还好吗”。

布鲁斯先是点头又摇头,最终掐着眉心叹了口气将空杯子放下,说自己先去洗个澡,随即走人上楼。留下阿福一人端着空杯子停留在震撼的思绪中。


将近四点左右赶来支援善后的夜翼也回到了韦恩大宅,布鲁斯还在他的澡,迪克干脆直接找到了阿福将问题问的简单直白:“阿福,呃,布鲁斯,他还在哭吗?”
阿福头疼,问迪克究竟发生了什么。迪克这才将小丑最新研制了一种强效催泪弹并成功让布鲁斯中招的事告诉了阿福。阿福听完长出了一口气,先把悬着的心放下来,继而又问催泪效果什么时候会消失。

“老实说,我也不知道。小丑…那混球之前从来没用过这种无赖玩意儿,你别问布鲁斯了,我估计他也不知道,而且现在应该还在浴室里哭鼻子吧。”

话说完两人都陷入了沉思,紧接着同时叹了声沉重的气。迪克穿好制服准备离开,说自己去找一找解决方案,让阿福别太担心。但阿福怎么可能不担心,他生平就怕看见布鲁斯的眼泪。
布鲁斯年少时发高烧神智不清的时候也大哭过一场,哭着喊玛莎和托马斯的名字,小少爷是个安静的孩子,却好像在那一天把所有的委屈都哭干净一样歇斯底里,阿福听过那撕心裂肺抽泣,记得清清楚楚,他不忍心再听第二遍。

迪克没去过问陷入沉思的阿福在想什么,他来去匆匆的走了,临行回复了提摩西发来询问情况的讯息:布鲁斯还好,只是在哭。

问题从此处开始就产生了。迪克以为提摩西已经知道了催泪弹的情报,但这一次提摩西还真不知道。消息的脱轨性让其在单向分层的流传轨道中逐渐变质,传到正义联盟时已经严重变形成“布鲁斯在战斗中受了重伤,目前在家泪如雨下奄奄一息。”

是很夸张,超级英雄里也有爱添油加醋的滑舌分子。
克拉克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大脑中充斥好几秒的空白,出于某些情感因素,他甚至没想起来自己应该去佐证消息的真伪,冲动使他夺门而出。他尽了自己最快的速度从总部飞向哥谭,来回几万里,浓缩成四五秒。他尽力在上亿个心跳中搜寻布鲁斯的脉搏,那跳动声平静而细小。

同一时间布鲁斯刚从浴室里出来,天都他妈快亮了他还没解决自己那些汹涌而出的泪水。长时间的流泪使他鼻塞,头痛耳鸣,卧室里的垃圾桶堆满了纸巾。

他希望这个时候别有任何人来打扰他,出于尊严问题,也出于他的不适。

人生往往事与愿违,布鲁斯刚用完最后一片纸巾去擦掉泪水,转身就看见卧室的落地窗外漂浮着一个红蓝色身影。布鲁斯反应了一会,眼睁睁看着窗锁被对方用红外线扫射强行打开。
“……”

“布鲁斯!”克拉克穿着制服喊出这个平时不被允许喊出的名字,然后千言万语化成一个强而有力的拥抱。从进入房间开始他就能听见了布鲁斯近在咫尺的呼吸声,虽然不畅但还算有力度,肌肤隔着布料相触的一瞬间,克拉克被恐惧逼得近乎趋冷的四肢百骸重新归于温暖。他没事,他没事,他就在这,就在我怀里。

“你总学不会敲门,是吧?”布鲁斯被勒得难受又难堪,别开脸把蓝大个推开,再抬手蹭掉脸上重新出现的泪水转过身去看窗外。“挺好,现在还有更多不会敲门的人过来了。告诉我你们来干什么?”

克拉克看不见布鲁斯的脸,但他听见了布鲁斯的后鼻音,老实说挺可爱的。他顺着布鲁斯转身的方向看过去……紧接着明白了对方为何语气中存留不善。
在他目光所及的范围内,各路同行从四面八方赶来韦恩庄园。海滨城的灯侠带着一束具象化的绿光花,中心城的闪电抱着一袋?什么?甜甜圈?他自己还吃了两个。当然还有黛安娜,满面愁容,姣好的眉尖都绞在了一块……更多数不清的熟人和英雄正在路上。

“来看热闹吗?”克拉克听见布鲁斯的声线沉了四个调了。

下一个破窗而入的是黛安娜,便利于早就被克拉克打开的窗,女侠落地的姿势要优雅而温柔许多。布鲁斯没能及时躲避黛安娜的眼神,那一瞬间目光接触,黛安娜忧伤的表情转变成了震惊。

从她的角度看过去,布鲁斯的面部刚好一览无遗。那是一张她仿佛从未见过的脸,眼睛还是同样蓝的澄澈,像汪洋大海,但却蒙着往日中从未有过的迷雾,无辜而深邃,使人沉沦,更使人母性泛滥。

第二个拥抱来自黛安娜,不由分说顺理成章。黛安娜拍着布鲁斯的脊背,跟他说一些诸如没事,一切都过去了,大家都在你身后之类的煽情话。布鲁斯被她胸前的盔甲胳得疼,尴尬而不失礼貌的挣脱了这个温柔的怀抱,然后开始解释自己的情况。

“所以只是催泪弹的功效而已?”黛安娜的语气听上去很失望,她在失望什么?

“不管怎样,布鲁斯,你没事就好。”克拉克向着布鲁斯的方向走上前一步,然而布鲁斯退开了。克拉克观察到了这个细节。

“对,对。正是如此,现在麻烦你,黛安娜,跟大家解释一下,还有让他们回去。我需要休息,这房间还不至于大到容下所有人。”布鲁斯一边流着泪一边说话,让人不忍反驳。黛安娜理解的从窗外跳出去,接而跟陆续赶来的超级英雄们解释情况。
灯侠看起来也很扫兴,布鲁斯不明白他在扫兴什么。闪电倒是反应正常,松了一口气然后把所有的甜甜圈吃掉了。

现在房间里安静了,只剩下两个人。布鲁斯始终和克拉克保持着五步的距离,不论克拉克如何移动他都会避开。克拉克就着这个有趣的规律在房间进行着心照不宣的追逐,直到布鲁斯毛了。

“你在干什么?天亮了,飞回大都会去。”
如果布鲁斯没有生理性流泪,或许这话还听上去威慑力十足,但有些话一旦沾上软绵绵的后鼻音就变味了。

“布鲁斯。”忍着笑意,克拉克喊他的名字,“别生气,我只是担心你的状况,为什么你要一直躲开我?”

被问了个正着,为何要躲开克拉克,这点布鲁斯自己也回答不了。好像有什么一直潜伏着的不清不楚的苗芽从那个拥抱开始萌发,未知使人恐惧,使布鲁斯想回避想远离想落荒而逃。
“我不舒服,想休息,你吵到我了。”布鲁斯随便编织着借口。

“怎么会?我并没有喋喋不休的找你对话。”克拉克逮准机会,在布鲁斯松懈的瞬间快步走过去,这时再躲就显得太刻意太夸张了,克拉克将自己与布鲁斯之间的距离从五步缩短到半步,一切再也避无可避。

布鲁斯深觉自己已处劣势,氪星人的个头比他高大,这种感觉极其不好,令人焦躁。布鲁斯抬起眼直视对面的面庞,这时候谁先转移视线算谁输。

克拉克笑了。

难堪而不安的情绪再一次窜上心头,蝙蝠侠也有手足无措的一刻。在布鲁斯打算一拳挥过去推开对方之前,他被抱住了。

这不同于第一个拥抱,这个拥抱来的更突然,却怀柔,像想要抚慰过所有岁月给予的疮疤那样温和无害。
“布鲁斯,这次别躲开了。”

那声线近在咫尺,一锤定音,有被震起的水波在脑海深处回荡,浪花拍打堤岸,推翻了一切怀疑与忧虑,在茫茫黑夜中给予他一座清清楚楚的灯塔。

布鲁斯放弃挣扎了,被抱着的感觉也不算太赖。突然他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敷上了鼻尖,睁眼看过去是克拉克的手指,布鲁斯正想说什么,但对方径直游走过他的鼻梁眉骨和眼睑,后来每一次布鲁斯回想起那一天,都觉得像魔法一样,就在克拉克的指尖滑过他眼帘的那一瞬间,他的泪水停下来了。

“伙计,别哭了,好吗?”

黄昏的时候阿福敲响主卧室门,无人回应。老管家推门而入,看见床边坐着一个身影,是来自大都会的超人。床上躺着睡过去的布鲁斯,阿福正想张口轻声说点什么,但超人比出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小声点,他已经不流眼泪了,刚刚才睡下。”

评论

热度(3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