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宝宝怎么这么可爱

当我们谈论蝙蝠侠的晚餐时是在谈论什么。【ALL蝙】

Orcus-:

有ALL蝙倾向,这种情况能不能打cp tag啊到底……。绝望.jpg
再说一遍:有(超轻微)All蝙倾向!!
tips:
DCEU背景。
本蝙在我心里就是软乎乎好说话x









蝙蝠侠不在的场的情况下他其实是个热门话题。
闪电侠和钢骨都非常热衷于提起他,关于各方面的话题。


巴里兴冲冲的走进正义大厅,戴安娜正在和克拉克讨论吸纳新成员进入联盟的问题,他们抬起头简单的打了个招呼,但巴里没打算放过他们。


"布鲁斯请我吃了早午餐"他高兴的宣布,还得意的抬起了下巴"再也没人能说早午餐奇怪了------因为蝙蝠侠也吃过早午餐"


当他说到布鲁斯这个名字的时候就成功引起了那边两位的注意。
"好主意"克拉克摸了摸下巴,认真的接话"为了给肯特苹果派正名,我得请布鲁斯吃一顿晚餐"


戴安娜不置可否的耸耸肩,巴里有点想抗议克拉克太狡猾了,但从另一个门走进大厅的亚瑟打断了巴里接下来的话。
"我猜布鲁斯也没吃过这么大的龙虾。"亚瑟兴致勃勃的走进来,抬起手比划一下,那确实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龙虾个头。"我今天在海沟发现了很多好东西,大虾,还有鱼和其他海产,我想阿福能做得很美味。"
亚瑟下结论道"所以我能跟他共进晚餐"


巴里有点理不清海沟跟龙虾的个头还有晚餐有什么必然联系,所以没能及时反驳,但好在不同意亚瑟观点的不止一个人。


维克多终于加入了他们的话题,大块头严肃的抗议道
"布鲁斯说也许能跟我父亲一起常识覆盖更改我的编程,我父亲说想感谢他"他甚至狡猾的搬出了塞拉斯博士。"所以希望能请他去吃点东西"


气氛一时间有点僵硬,戴安娜终于忍不住笑出声。那笑声引起了几位男士的注意。
"为什么不问问布鲁斯的意见"亚马逊人的笑意仍挂在唇边,带着一点他们看不透的意味。
"像小男孩一样吵来吵去是没法得到共进晚餐的资格的,更别提布鲁斯不是那么好说话"
她循循的怂恿道:"你们得去问问布鲁斯想跟谁一起吃晚餐"
巴里放弃了跟脑袋里的龙虾缠斗,回到现在这个话题。
他甚至高兴的抖了抖腿,不过没人发现。
"我应该请布鲁斯一顿作为回礼"
他快速为自己找到了说服布鲁斯本人理由,很快他又塌下肩膀"我不会做菜,也不会抓鱼"


这下他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可怜了"我猜他的晚餐也贵得吓人"


戴安娜拍了拍他的肩膀,试图安慰这会委屈得像仓鼠的同事。"我想布鲁斯会对汉堡感兴趣的"


巴里看起来好一点了,但桌子另一头的克拉克和亚瑟似乎杠上了,这房间里最年长的人向后几步退回自己的椅子上,手指在额头和太阳穴间按摩好一会才带着点无奈的叹息。
"Boy…"


蝙蝠侠走进正义大厅的时间要是再晚两分钟,也许场面就更加难以收拾了。
因为戴安娜看起来想要掏出索套把这几个吵架的小男孩捆结实了扔出去。
缺乏睡眠让布鲁斯没有很敏锐的嗅到空气中的不同寻常,他手里抓着几份战损文件,盘算着一会要质问的人,没注意到所有人都盯着他看。
巴里决定抢占先机,更好的是他的座位离布鲁斯并不远。他挥了挥手,但没能引起那位心不在焉的顾问的注意。
"Batman,你觉得用汉堡披萨做晚餐怎么样?"
巴里紧紧盯着布鲁斯,就像布鲁斯紧紧盯着他面前的那几份报告。


"挺好的…?我没有太多吃快餐的体验,但还不错。"布鲁斯的话音自此渐渐消失,专心的计算起面前的数字。
巴里有些不满谈话对象屡次被报告夺去注意,于是悄无声息的凑近想看个究竟。
当他看清挂在他名字底下那鲜红的战损数字之后顿时觉得自己凉了半截。
安安稳稳的坐回到座位上开始研究面前的桌子上精美的纹理。
如果给他纸笔,也许他还能画出材料结构图。


虽然对巴里放弃的迅速感到诧异,但退缩这个词的字头都没在亚瑟字典的索引里出现过。
"你喜欢吃龙虾吗?我今天找到了些好东西"


布鲁斯的手指敲了敲桌面,好像在思考什么。一面慢悠悠的回答:"不…阿福不太擅长对付海鲜一类的东西。我也一点都不想吃仰望星空"
他一边皱着眉头一边凶巴巴地念着"仰望星空"这个词。


亚瑟自己也不会做海鲜,他也没法请布鲁斯到亚特兰蒂斯去吃顿便饭。


维克多终于抓住机会发问了。他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那么——你最近有空吗布鲁斯?"
被点到名的人终于看完了那几张纸,抬起头来认真思考了几秒。
"如果我做完工作的话,当然了"他甚至对维克多露出了一个极小的笑容。
但克拉克发誓他看到了。维克多也看到了。
这孩子一下子变得支支吾吾起来。以至于克拉克有那么一会,担心他的电路出问题。
"我猜你想谢谢我,那完全可以等到成功之后"
布鲁的话让电子人高兴得几乎要闪红灯了,但覆改程序目前只是设想。


没有尝试过的只有克拉克了。
所有人的视线都移向他,布鲁斯也察觉到了这一点。
他抬起头也看向众人视线的终点。
"?"


克拉克不自在的清了清嗓子,
"布鲁斯,你喜欢苹果派吗。我是说——我今晚想请你去吃派,呃,晚餐。当然不是只有派。"


好极了,结结巴巴词不达意,他搞砸了。克拉克绝望的想。
但还是十分期望的补充道:"——我母亲的手艺很好。"


"…可以。"布鲁斯轻飘飘的扫过那一叠文件中最上方的那张纸,上面印着"超人"字样和一串吓人的红色的零。"我想阿福很乐意放个假,而我也需要跟你谈谈,不过不能是今晚。"
布鲁斯轻声说,双手交握在桌子上。
"今晚我有计划了。"


戴安娜终于再次出声
"我们有个晚餐计划"
她摸着下巴假装回忆了半秒。
"昨天决定的。"


"那你还——"
巴里的委屈几乎要实体化了,他甚至都蔫了。
但戴安娜只是安抚的拍拍他的肩膀,一点都没觉得自己带着捉弄人成功的笑容有什么不对。



"噢,我只是希望你们懂得先下手为强,男孩们。"














超:那我是不是可以预约之后一年的晚餐。
老爷:没问题,我们先来谈谈战损。

评论

热度(7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