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宝宝怎么这么可爱

【超蝠】超人的秘密(甜,一发完)

寒冬凛冽:

人物属于他们,ooc属于我


注意:


①忠犬系小奶狗超/傲娇型大黑猫蝠


② 这篇文是超蝠,超蝠,超蝠文,重要事情说三遍,不接受任何逆CP


③因为在LO发的第一篇文是超蝠,虽然小红心不多,而且最后还被我坑了,所以一发文算是补偿曾经看过我超蝙文的小可爱们,谢谢你们的喜欢。


***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


同为绿灯军团一员塞拉克因为所管扇区出了点问题,请来绿灯侠哈尔帮忙,任务完成后,塞拉克送了哈尔一瓶赛特星球的珍藏酒,作为答谢。


赛特星球虽然只是颗小星球,人口发展至今也只有几万,但是赛特星人擅长酿酒,他们的特制酒闻名宇宙,且极难买到。所以当哈尔一回到瞭望塔,就迫不及待的拉上了好友闪电侠,赛特酒醇香且易醉。为了防止醉酒后被指责玩忽职守,绿灯侠和闪电侠一商计,决定拉一个垫背的。


于是他们邀请了超人。


超人不知道面前这杯香甜清冽的蓝色液体是酒,正如绿灯侠和他介绍的那样,正直的超人直到脑袋开始摇摇欲坠的那刻还天真认为那是某种外星果汁,而且十分好喝,抱着感恩的心,超人一口气又喝了三大杯,然后,不出意外的,醉的一塌糊涂。


人类习惯了在遭受苦难时求助于超级英雄,甚至会管他们其中的一些叫神,而当超级英雄们卸下装备,度过风平浪静一天而无所事事的时候,又会发生什么呢?


闪电侠唱起了歌,他的歌声嘹亮且难听,以至于其余两人根本没听出来他唱的是什么,然而很快他又抱起了旁边的椅子,像只抱蛋的老母鸡开始了哭泣——就在不久前他刚和交往不久的女友分了手,理由是多次放鸽。


“这不是你的错,兄弟。”绿灯侠想拍拍闪电侠的肩膀表示安慰,但是不幸的是他的眼前起码有四五个巴里在晃动。绿灯侠瞪着眼费力分辨了半天,最后啧了一声,不耐烦的一掌拍过去,然后只听见嗷地惨叫,闪电侠的右脸颊以肉眼可见的肿了起来——中了!哈尔心满意足地收回手,打了个酒嗝,带着轻蔑的语气慢条斯理的说,“我们是超级英雄啊,世界还等着我们拯救,怎么能为了一个女人就抛弃自己的事业?”


“没错!”巴里边哭边赞同。


接着他们俩开始如数家珍起自己的坎坷情史,像是要比谁更惨似的,倒豆子一般全部抖落了出来。超人一旁迷糊糊的听着,双手扶着下巴对着瞭望塔的窗户嘿嘿傻笑,透明的玻璃上倒印出一张太阳子阿波罗般的英俊容貌,漂亮的大白牙配上迷离的蓝眼和微微扭曲的嘴角,属于某西伯利亚雪橇犬类的气息扑面直来,简直蠢毙了。


“你为什么不说话?”巴里终于想起了朝恩,他扭过头,对一旁安静的过分的小镇男孩说,“你没什么东西要说吗?”


超人回过神,摇摇头。


“不行!”绿灯侠腾地站起来,像头愤怒的红毛猩猩发出了怒吼,“我们是兄弟!兄弟就要分享一切东西!你必须把你的秘密告诉我们!否则就……”哈尔停了下来,皱着眉似乎在细细思索什么样的措辞才能威胁到无所不能的氪星人,然而闪电侠已经替他说出来了。


“逐出绿油油军团!”巴里振臂高呼。


“对!逐出绿油油军团!”绿灯侠满意地附和,显然没能意识到闪电侠口中的绿油油军团指的是什么。


超人被他们媲美强盗的逻辑震撼到了,虽然他不记得自己有加入过什么军团,但朴实善良的小镇男孩不想因此惹朋友不高兴,他勉为其难的思考了一会,答应了。


哈尔和巴里立即兴奋起来,他们乖乖回到椅子上坐好,大小不一的眼透着一样渴望八卦的光芒。


超人下意识咬着下唇,表情纠结了一会,轻轻说了一句:“布鲁斯谈恋爱了。”


巴里和哈尔耐心等着下文。


一秒,两秒,三秒……十秒之后巴里以为他忘了,善意地提醒:“然后?”


超人看了他一眼,慢吞吞地继续道:“我有点不舒服,但是不知道为什么。”


“具体怎么不舒服?哪里不舒服?”巴里刨根问底。


“有点点烦,还有点点不自在,到了夜晚感觉就会加重。”超人挠了挠头,担忧的问,“你们说,我是不是生病了?”


“你是生病了,”哈尔抱着胸,用一种我都懂的过来人语气深四十五度角深沉仰头,“相思病。”


轰!


超人整个人呆住了,小镇男孩迷人的蓝眼睛瞪了半天,很久之后他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结结巴巴地说:“你你你在开玩笑吧?”


哈尔送了他一个分量十足的白眼,问:“我问你,你是不是每次看见他就会很高兴。”


超人点头。


“靠的近了还会心跳加速?”


超人皱起眉,表情很是纠结,犹豫了一会还是轻轻点了点头。


“他开心你也开心,他难受你比他更难受,看到他受了伤恨不得能冲上去替他承受?”


超人不点头了,他开始不安的搓手。


“但是,我只是……他……他是我的朋友。”小镇男孩期期艾艾,语气听上去可怜极了。


“哦,我和巴里也是朋友。我再问你,你看到他笑起来的时候,脑子里会想起什么?”


超人仔细回想了一下:“好看,眼睛很蓝,像是住着一片海洋。”


“还有呢?”


超人脸红了起来:“嘴唇是淡粉色的,看上去很柔软。”


哈尔露出一个了然于心的笑容,这让超人更加不安了,接着他看见哈尔对巴里说:“等一下我会对你露出一个笑容,然后告诉我你脑子里的想法。”语毕,绿灯侠冲闪电侠摆出了一个自认为最帅气的笑容。


巴里很快给出了答案:“绿。”


“还有呢?”


巴里看着绿灯侠炫白的门牙和几乎要露出牙龈的夸张笑容,迟疑了一瞬:“绿中带白?”


“看到没,这才是真正的朋友,”哈尔感慨的总结,用一种你弯了的语气对蓝大个下了最后通牒,“你完了,超人,你已经掉如爱情的漩涡了。”


超人被绿灯侠的话吓得直接飞了起来,“不不不,这也太……”超人显然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喜欢上蝙蝠侠,就在这之前,他还以为自己的理想是努力工作,攒钱在大都市买一套房子然后娶个漂亮姑娘。绿灯侠的话显然打破了他的所有节奏。超人紧张到手足无措,他绕着房间飞了好几圈,最后落回地上,可怜兮兮的问——“那我应该怎么办?”


“简单。”哈尔打响指,“你只需要找到他,走到他面前,然后告诉他你喜欢他就可以了。”


“你要我去告白?!”超人惊叫出声,“万一他拒绝了呢?”


“振作点,兄弟,你可是超人。看看你的脸,你的肌肉,整个地球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做梦都想和你上床——毁灭日都被你打败了,你还怕什么?”巴里挥舞着拳头,“难道你要这样畏畏缩缩一辈子,看着他和别的女人结婚生孩子?”


绿灯侠哼了一声,显然对闪电侠关于超人是全球女孩最想睡排行榜第一的言论有些不爽,但此刻也只能点头:“没错,谁年轻的时候没疯狂过一两回,你知道的,嗯哼,现在的姑娘们都喜欢霸道总裁,虽然你喜欢的对象是个男人……总之,强势一点没有错。”


超人低头沉思,片刻后,他像是下定什么重大决心似的咬牙:“我决定了,我现在就去和他表白。”


氪星人的眼神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坚定,就连绿灯侠和闪电侠都被感染了——“brave!”直到在超人离去后,闪电侠扭过头对哈尔说:“天呐,真不敢相信我们居然就这样解决了超人的对象问题,我觉得联盟应该给我们颁发最佳队友奖——话说,你有没有觉得布鲁斯这个名字有点熟悉?”


“是有点。”哈尔摸着下巴,试图从记忆中搜刮出一点蛛丝马迹来,可他的大脑正因为被酒精浸泡而显得力不从心,“管他呢,反正不是我们俩,”绿灯侠最后放弃了,转而高举起酒杯,大声地欢呼道:“为了超人和他不久将来的美好爱情!干杯!


 


 


卢瑟和小丑率领众反派突然对处于瞭望塔的正义联盟进行了袭击。


双方在瞭望塔的一边打的火热,爆破声络绎不绝——“见鬼!”绿箭侠又射出了一只箭,然后翻身躲过一记不知道从哪发射的离子炮,“绿灯侠和闪电侠呢?这种时候那俩个混小子在干嘛?生孩子吗?”


“超人也没来。”神奇女侠神情严肃的说,“也许他们遇上了麻烦。”


蝙蝠侠皱起眉,他掏出蝙蝠爪钩枪,开始冷静的部署作战计划:“绿箭侠,找一个高地,用爆破箭压制他们,不能让他们靠近控制室,神奇女侠,你去对付丧钟,他最棘手,钢骨对付卢瑟,顺便调出基地监控,看看超人他们到底在哪里。”


“那你呢?你不会向一个人对付小丑、小丑女和毒藤女吧,对方可是三个人。”神奇女侠不赞同的说。


“他们出自哥谭,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他们,何况绿箭侠会在后面给我打掩护,”蝙蝠侠语气冷淡,“海王一时半会来不了,鹰女黑金丝雀还有火风暴他们都被派去地球做任务,目前形势下我们有四个人,对方有六个,所以必须有人站出来承担对方一半的火力。”


“也许你不用了,”钢骨说,“超人来了。”


众人齐刷刷扭过头——只见瞭望塔的甬道处,紧身装的蓝个子正朝他们这边飞来,背后的大红披风飒飒作响。


“哦!超人!”绿箭侠欣喜若狂,激动地在胸口划十感字,“谢天谢地,你总算来了!”


然而他高兴地有点早,因为很快联盟成员就发现超人的不对劲。


放在平常,基地出事,作为联盟领袖,超人一定是第一个赶到现场的。然而今天,他们的领袖不仅迟到了数十分钟不说——他妈他现在是在餐后散步吗?!这个一秒一米的速度和呈“S”型的飘行路线是什么鬼?绿箭侠瞪着眼,眼睁睁看着超人像一只无头乱窜的飞蛾,东碰西撞地扑进了敌方的怀抱,忽然觉得人生都灰暗了。


超人眯着眼把头凑过去,靠近机甲里的卢瑟端详了半天,忽然说:“你不是蝙蝠侠。”


卢瑟觉得莫名其妙,但碍于反派定律只能努力维持着面无表情:“我当然不是蝙蝠侠,我是莱克斯·卢瑟。”


超人没有理会卢瑟的话,自顾自的喃喃:“蝙蝠侠有头发,而你的脑袋太光趟了。”然后,这个小镇男孩向他投去了怜悯的一眼,把手轻轻放在卢瑟的大脑门上,用咏叹调般的语气说,“拉奥啊,放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


卢瑟果断用离子炮对准超人胸膛,对准象征希望的S型标志来了一发。


“小心!”蝙蝠侠喊了一句。


超人被离子炮轰的倒退了好几米,他揉了揉胸口,有些委屈的抿着嘴,似乎不理解自己为什么平白无故就被打了,然而下一秒他听见了一个沙哑的机械音声,布鲁斯!超人眼睛一亮,像是看到了,朝着声源飞了过去。


“蝙蝠侠,我有话和你说。”小镇男孩紧张的搓着双手,尽管酒精占据了他的全部大脑,但显然还没能麻痹住氪星人的全部神经——超人感觉自己的手心出汗了。


“有事一会再说,当务之急是保护基地。”看到超人安然无恙,蝙蝠侠重新把注意力放回了对面六人身上,虽然超人今天的状态很奇怪,周身还有一股若有若无的醇香味,但显然这一切都不足以和邪恶六人组媲美。


“不行,我现在一定要和你说!”眼见蝙蝠侠抬腿要走,超人着急了,他闭上眼,像偶像剧里站在心仪学长面前紧张到不能自已的娇羞小学妹,然后大声的表白,“我喜欢你!”


蝙蝠侠手一抖,蝙蝠爪钩枪失去了准头,然后他荡到一半掉了下去。耳畔响起小丑桀桀的怪笑声:“哇哦,真劲爆。”


不过蝙蝠侠终究还是没有摔在地上,因为这回不靠谱的超人终于靠谱了一回,他飞过去及时接住了蝙蝠侠:“怎么样?”


蝙蝠侠青筋暴起,脑海里全是超人的那句“我喜欢你。”他听到了对面反派们的窃窃私语,蝙蝠侠气的嘴角直抽搐,盛怒之下难得发出了盛怒的低吼:“你在干……”


然而他话还没说完,一股炽热的气息就扑面而来,先是唇一软,接着就是攻城略地直捣黄龙,蝙蝠侠睁大了双眼,然后咣当一下,大脑彻底死机。


与他一起死机的还有正义联盟的诸位成员,绿箭侠和钢骨彻底石化了,神奇女侠的盾不知何时也落在了地上,睿智的亚马逊女神觉得自己应该冲过去迅速分开他们,但情感却让她想死死的捂住脸,转身,再也不要多看这个辣眼睛画面,一眼。


与此同时反派们就显得自在多了,毒藤女甚至还拍拍小丑女的肩膀,指着不远处拥吻的超人和蝙蝠侠,意味深长的说:“你有没有看到一座山?”


“什么山?”哈莉问。


“断背山。”


 


 


哈尔和巴里是被水泼醒的。


他们一个激灵,从地上爬起来,看到了站在他们面前神色肃穆的亚马逊女神和绿箭侠,后者正拿着水杯怜悯的望着他们。


“发生什么事了?”哈尔不明所以,“有敌人入侵?”


绿箭侠缓缓点头:“是啊,卢瑟和小丑带领其他人昨晚突袭了瞭望塔,我们花了几乎大半晚的时间在瞭望塔的另一边抵御敌人,直到亚瑟带人赶到,你们没听到吗?”


闪电侠和绿灯侠心咯噔一下,他们面面相觑,哈尔硬着头皮,明显底气不足地说:“哦,听,听到了。”


“那你们为什么没来?”神奇女侠皱眉,“我们用简讯呼叫了你们一晚。”


“因为我们太累了。”巴里别过头心虚的说,“我们以为这是个梦。”


“卢瑟的离子炮几乎要把整个瞭望塔给掀翻了,影响堪比九级地震,这种情况下还能睡着,你们可真棒。”绿箭侠似笑非笑地说。


哈尔和巴里干笑着不说话,背后却唰唰唰直冒冷汗。


“行了,奥利弗,别和他们开玩笑了,那边还等着呢。”神奇女侠说着取下真言绳索,甩了一下,那泛着圣洁光芒的绳子就灵巧地缠上了哈尔和巴里,将他们背靠背的捆在了一起。


“嘿!戴安娜,你不能这样对我们!好歹我也是联盟的成员!”绿灯侠试图抗议。


“省省吧,小子们。”绿箭侠幸灾乐祸的声音在两人背后响起,“我劝你们与其有这个时间抗议,不如好好考虑一下一会该怎么解释昨晚的事。”


哈尔和巴里愈发不安起来,他们开始老老实实回想昨晚发生的事,但是赛特星球的酒是在太烈了,以至于两位超级英雄的脑袋现在还在因宿醉而头疼。无奈之下他们只能僵硬着身子像两只背捆在一起的螃蟹,横着往前走。恍惚中哈尔觉得自己和巴里像极了童话故事里被土匪绑架的可怜少女,没有骑着白马的王子救美,被小喽啰们推搡着去觐见他们的山大王。


山大王转过身,漆黑的披风划过冷酷的弧度,蝙蝠侠开门见山:“你们昨晚和超人都说了些什么?”


哈尔和巴里眨巴着眼,决定装无辜。


蝙蝠侠也懒得和这俩二百五废话了,直接招招手:“钢骨,把视频放给他们看。”


钢骨依言照做,荧蓝色的影像出现在两人眼前——哈尔和巴里定眼看去,发现居然是他们昨晚的监控录像。


为了节省时间,监控录像呈五倍速往前快进着,但是两位超级英雄凭着出色的五感和一点的记忆,还是看完了全过程——当他们看到自己打着友爱的幌子欺骗超人喝酒的时候,他们咽了口口水;当他们看到自己近乎强盗逻辑胡搅蛮缠威逼超人说出秘密的时候,他们开始眼神乱瞟;当超人说出因为布鲁斯谈恋爱而心怀不安的时候,他们倒抽了一口冷气;当哈尔看到自己疯狂怂恿超人勇敢表白而巴里一旁捧场附和的时候,他们的脸开始发白;当超人豪言壮语要表白心迹后两人还跟没事人似的称兄道弟继续天南地北胡扯乱吹的时候,绿灯侠和闪电侠虚弱的只剩下一口气了。


“天呐,我都做了些什么?”巴里绝望的抱头,恨不得能脚下的地砖能裂开一条缝好让他现在就钻进去。


绿灯侠则企图向他的联盟成员们解释:“你们听我说,事情不是这样的,我那时完全醉了,失去了思考的能力,我没完全想到超人口中的人……是……”他忽然说不下去了,哈尔舔舔干涸的嘴角,既愧疚又不安的看着蝙蝠侠,“他……没对你做什么吧?”


“呵,”蝙蝠侠轻轻笑了一下,和颜悦色的平静之下有种山雨欲来的压迫感:“你希望他能对我做什么呢?”


完了。


绿灯侠绝望的闭上眼,他看了看一旁呆若木鸡的巴里,决定省省那些“大王饶命”的过场词,慷慨赴死——像个超级英雄那样:“你杀了我吧。”


“为什么要杀你?”蝙蝠侠意外地挑眉,“叫你们来是有一个任务要交给你们。”


像是濒死之人看见了根续命的仙草,绿灯侠的双眼爆射出生命的希望:“什么任务?”


蝙蝠侠看了神奇女侠一眼,戴安娜长腿一跨,上前一步:“超人不见了,他离开了瞭望塔,我需要你们找到他。”


“他不在地球吗?”巴里迟疑出声。


神奇女侠摇了摇头,用一种十分惋惜的口吻说道:“我们的卫星寻遍了地球的每一处角落,包括他的孤独堡垒,都没有发现他的踪迹。”


哈尔眼中的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了下去,他沉默了一会,张开嘴,比划着张开双臂:“宇宙那么大。”


神奇女侠点点头。


哈尔又伸出两根手指头碰在一起用力碾了碾:“超人那么小。”


神奇女侠还是点头。


哈尔眼前开始发黑,绝望到声音颤抖:“我上哪找他去。”


“所以这个任务才要交给你们。”蝙蝠侠慢条斯理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联盟大厅,“将功补过,不是吗?”


 


 


在全联盟成员的眼神攻击下,绿灯侠和闪电侠不得不硬着头皮接下了任务。


接下来的几天,为了将功补过,哈尔腆着脸,几乎联络了每个在绿灯军团的成员,艰难的开始了一张难度不亚于从苍茫大海中捞出一根细针的寻找超人之旅。


万幸的是,三天后,一个绿灯侠给他送去了消息——他在自己管辖的扇区内发现了超人的影子。


虽然表面风平浪静还得伪装出一副感恩上苍将超人重新带回了我们身边实则暗地里不知道把某个红配蓝祖宗十八代问候了多少遍的绿灯侠,拉上了全程划水除了发呆卖萌吃吃吃卵用都没有的闪电侠,前往了指明地点。


不得不说,超人很会选地方。当绿灯侠踏上那颗连名字都没有的矮行星,扑面而来的低温让他忍不住爆了句粗口,更加坚定了一会找到超人不管三七二十一上来先揍之的心情。


巴里脑袋上带着氧气罩,身后背着巨大的氧气瓶——模样看上去蠢透了。两个人深一脚浅一脚踩在矮行星的土壤上,终于在某个明暗交界的地方看到了一道飘扬的红。


超人抱着膝盖,四十五度角仰望浩瀚宇宙,啪嗒啪嗒掉金豆子。


氪星人的体质察觉到有人靠近后,超人扭过头,露出一张双眼泡肿的脸。


哈尔嘴角一抽,巴里却已经开心的迈着小碎步冲上去了:“嗨,超人,我们找你好久了,和我们回去吧。”


“我不回去。”小镇男孩悲伤地摇了摇头。


“为什么?”巴里问。


超人沉默了一会,轻轻的说:“他拒绝我了。”


哦。


失恋了。


哈尔面无表情,他看着眼前这张据说连基佬都为之疯狂的黄金比例脸蛋因悲伤而微微扭曲,鼻涕眼泪糊了满脸,只觉得糟心无比,连带着之前准备的几千字关于超人闷声不吭逃跑这一没有组织、藐视纪律的行为的谴责也不翼而飞。


超人吸了吸鼻子,语气有点委屈:“我按照你们说的告的白,为什么不行?”


哈尔涌起一股不好的预感:“你怎么做的?”


“我说我喜欢他,还亲了他。”


哈尔想起了之前蝙蝠侠那冰冷的几乎可以化成实质的杀气和绿箭侠意味深长的目光,两眼一抹黑,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他好不容易稳住身形:“我什么时候说过这话了?”


“你说现在女孩都流行霸道总裁,强势一点没有错。”


哈尔扶额:“可蝙蝠侠是男人。”


“可你说男人也一样,”超人说,“还鼓励我大胆去爱。”


“哦,上帝,”哈尔几乎呻吟出声,“听着,超人,我那时候醉了,酒鬼说的话是不能算数的……你不该相信我的。”


“现在有什么用呢?一切都晚了。”超人像只可怜的被遗弃的家犬,蔚蓝的眼角泪花闪烁,“经过这件事后,我和布鲁斯彻底完了。”


“什么完了?”沙哑的男声猝不及防响起,蝙蝠侠头上套着和闪电侠同款氧气罩,走向了超人。


从哈尔的角度望过去,绿灯侠可以很清楚的看见超人的表情变化,只见超人先是一惊,后是一喜,再是一悲,紧张的转过身,最后认命的垂下头,像个做错事的大孩子:“布鲁斯。”


蝙蝠侠走到超人跟前,眯起眼端详了一会超人明显哭过的脸,冷静的说:“为什么跑?”


超人张了张嘴,讷讷的开口:“我以为你再也不想见到我了。”


“为什么这么认为?”蝙蝠侠皱眉。


“因为那晚我……”超人欲言又止。


“因为他强吻了你。”粗神经的闪电侠再一次将电灯泡的精髓发扬到极致。绿灯侠扶额。


四周一片寂静。


蝙蝠侠沉默了一会,缓缓开口:“你说得对,我的确很生气,起码那一刻,我真不想见到你,”蝙蝠侠沉着的说着,然后他毫不意外的看到氪星人脸色一白,“但是,”蝙蝠侠话锋一转,他干咳一下,别扭地别过头,“当我听到你说喜欢我的时候,我承认我还是有些开心的。”


超人猛地瞪大眼,急转直下的剧情发展令他幸福的不知所措,像只被巨大蛋糕砸中的松鼠,开心的手舞足蹈起来,他站起身,原地踌躇了一会,小心翼翼的问:“那我能抱抱你吗?”


蝙蝠侠没回答他,哥谭义警勾起了嘴角。小镇男孩轻轻笑了起来,瞳孔深处藏着细碎的辰光,接着,超人就当着绿灯侠与闪电侠的面,俯下身,抱住了蝙蝠侠,然后,隔着氧气罩,吻上了他的爱人。


温柔,缱绻,不容置疑。


——END


后记:
真的超喜欢老爷和大超的,是我盾冬之后第二喜欢的CP了,真的很希望能在电影上多看到他们的互动,但是据说正义联盟2电影计划好像被延迟了,很遗憾。


目前为止我手上还有一篇盾冬和一篇闺蜜组的坑没填完……心累,期末将近,所以更新速度会慢下来,谢谢每个给我点小红心还有评论的小可爱们,祝你们都能在期末考出好成绩!

评论

热度(377)

  1. 本宝宝怎么这么可爱寒冬凛冽 转载了此文字